翻车鱼D

【瑞金】童话什么的都是骗人的(OOC注意)

那啥.......写完了人鱼paro......但是劲爆OOC,所以,就不发大号了(爆笑)

人鱼paro大家都玩腻了我给大家来点不一样的尝尝hhhhhhhhhhhh


预警:怪诞表现有,OOC,OOC,OOC

我就算是死了,被钉死在棺材里,也要用腐朽的声音大声吼出:求求你们给我把安徒生的棺材板按死谢谢!!!!


人鱼瑞(?)x人类金

 @凹凸瑞金深夜六十分 

感谢 @逆行-粮性循环 宝贝的配图


以下正文


数学破天荒的及格了。

不管外面乌云怎么密布,反正这阻挡不了金的好心情,他也不在乎下起的蒙蒙细雨,一个人欢呼着沿着海堤跑向自己家。

“及格了!!终于!!不用补考了!!……诶?”

视线里一闪而过的银白色吸引了金的注意力,他跌跌撞撞地停下脚步,扭头看向海滩。

——是一条鱼,两手臂那么长的,一条鱼。
如果不是金视力极佳,看得见鱼鳍微弱的抽动,或许他会以为那是一条已经没了气的死鱼。

如果放平时,金大概只会多管闲事的跑去把它放回海里,不过今天他心情好得不行,于是就像是赠送特殊福利一样,一把抱起那条看上去奄奄一息的大鱼,然后,狠狠的亲了一口,大笑着搂着它转了一圈。

“瞧你这个蠢样!要不是我经过,等雨一停太阳出来,你就要变鱼干啦!”

鱼的体型很大,或许是因为凭着一腔热血(?),金刚开始并没有觉得自己费了太多力,可是等没走几步他才意识到先前一路狂奔消耗了不少他的体力。

事实证明得意过头是真的会忘形,金一个没站稳,直接连鱼带人一起摔进了海里,衣服湿透的同时鱼也顺势一个打挺游向大海深处。

金从海水里爬起来。

“………回家吧。”

冷水能让人冷静,金抹了把脸,如此想到。






当天晚上金拨通了姐姐秋的电话,迫不及待的把他数学及格了的事告诉了出差在外的唯一家人,还絮絮叨叨的把学校琐事一股脑儿全往电波的那一头倒,听得秋根本插不上话,只能时不时回个笑音表示自己确实在听。

“我今天还救了条鱼!超级大啊!要不是因为家里的锅装不下我可能就把它带回家做鱼汤了!”

电话那头的秋噗嗤笑出了声。

“有多大啊?”

“嗯!银白色的,那么长…”金手舞足蹈的比划,又想起来这是电话不是视频,“要折起来我才能把它抱离沙滩!大概比我还长!”

“嗯嗯。”秋感叹起自家附近海域的营养是真的好,又出声打趣道,“那你可以期待一下这条鱼成精以后找你以身相许了。”

金挠了挠头,笑得开心。

“我都这么大了,早就不信童话故事啦。”

这只不过是电话聊天中的一段插曲,但有意思的是,金当天晚上做梦了——是自己沉在水里起起伏伏的梦。

也分不清是不是海水,金只知道自己浑身上下没一处受力,就像浮在水中间一样,随着看不见的波浪荡着。他的脑袋似乎是被固定在一处,想扭头都动不了,不得已只能竭力用余光打量四周。

突然,视线的角落里出现了什么银白色的东西。

随之一起出现的,还有模糊不清的声音。分不清高扬还是低沉,也分不清男女,只觉得朦胧间,那些字句就已经进入了金的脑海里。

【你救了我,我可以帮你实现一个愿望。】

啊?………哦………
金迷迷糊糊的想了老半天,才想起来他今天下午在沙滩上救了条鱼。

原来日有所思夜有所梦说的是真的啊。金一边事不关己的感叹着,一边张开嘴意思意思回答道。

“那就……以身相许吧。”

殊不知,这是噩梦的开始。







“呜啊啊要迟到了!!!”

没有姐姐的叫起床,再多的闹铃都形同虚设。金边穿袜子边下楼,等他咕噜咕噜滚到客厅的时候,两只脚的袜子正好套上。

大功告成!金扫了眼客厅墙上的钟,又顺便看了眼窗外的天气——昨天下了一晚上的大雨,今早乌云还没散去——阴天!不用带伞!可以直接出门!

于是金提溜起书包就朝门口冲去,手脚利索的穿上鞋,拧开了大门。

然后就是一个急刹车,因为门口站着个人。

他本来想低着头往外冲的,视线关系,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双脚,赤裸的,什么都没穿的脚,比自己还大了几码的样子。

然后是一条灰白色的裤子,看上去有些褶皱,还有几处破口,并不合身。裤腿明显短了一截,露出了脚踝和部分小腿。

如果是腿控的话,大概此时此刻已经把持不住了吧,这样的腿,要是再配上出色的脸……

金视线上移。

然后,表情凝固在脸上,眼睛失去了高光。

———救命。

以裤子的裤口为分界线,入目的就是水产市场里随处可见的鱼鳞和鱼鳍,就连两侧的鱼鳃都没有省,逼真得和真的鱼头一模一样。

那双无光的死鱼眼,分明就是在盯着自己看。

“哈……哈哈哈……该不会是恶作剧?”

金扯动嘴角,迫使自己冷静下来,他伸出手,一边棒读感叹“这个头套做的真的好像啊”,一边抖抖索索地抚摸上那人的“胸口”。

———是凉的,一片片鱼鳞的触感,就跟水产市场里摸到的一模一样。

此时,鱼的嘴开开合合起来,丝毫没有违和感。

这一定是我还没从梦里醒过来,一定是这样。
金两眼一黑,默默向后倒去。

“………!!!”

等金回过神的时候,他吓得连忙从床上坐起来,大概是因为刚才那个梦太真实了,金整个人都处于那种极度亢奋状态,他伸手抹了把额头上的汗,然后长长的吁了一口气,耷拉下肩膀。

“…………吓死我了。”他一边说着一边准备撩开被子下床,“那样子的人鱼出现在家门口,简直就是折寿……!?”

床边的木地板上,是熟悉的,一双赤裸的脚,还有那短了半截的灰色裤子。

金猛地抬头。

(因为阴天)昏暗的房间里,只有那双死鱼眼在暗暗发光。

半秒后,尖叫声响彻整个房间。







“紫堂,你说人鱼……为什么大家都觉得会是上半身是人下半身是鱼啊……”

“呃……大概因为安徒生童话里是这么写的?”紫堂幻有些犹豫地回答,“金…你脸色不太好看啊,最近是怎么了?总觉得你没什么精神。”

金整个人匍匐到桌面上。

“安徒生……丹麦……”

“有、有问题吗?”

“没什么。”

金破天荒的叹了口气,抬头看向紫堂。
昔日里闪耀着光芒的蔚蓝色眼睛如一潭死水,毫无一丝生机,看得紫堂打了个冷颤。

“我想烧信给他老人家,告诉他点事。”

人鱼才没你写的那么好看嘞……或者说我们家这块的人鱼,似乎和你们丹麦的人鱼品种不太一样……

那个人鱼参半的诡异生物似乎是缠上了金,不管金乐不乐意,总是莫名其妙的出现在他身边,然后又一眨眼消失不见。

金不是没想过要把它的存在给公之于众。他知道口说无凭,可是无论他怎么去拿手机拍摄,镜头里就是不会映射出这个生物——明明就在自己面前,还穿了条裤子,为什么隔着手机屏幕看就什么都没有了?

金颤抖着放下手机,蹲坐到沙发上。

这……这其实是灵异事件吧……?

那个生物似乎是察觉到了金情绪低落,于是举起鱼鳍,动作僵硬的抚摸了一下金的头顶。

金更无奈了。

——更何况这人鱼对自己没有任何危害,自己也不好意思动用武力把人家赶走不是吗……

“那个……你…不用回海里去吗?”

金小心翼翼的抬眼,和那双毫无波澜的死鱼眼对视。

“……你不回海里……那就乖乖呆在家里啊,听到没有,虽然不知道你是个啥,但是总觉得被别人看到了会出大事……”

放在自己脑袋上的鱼鳍又动了动,大有“不用你操心”的安抚意味。

好吧,金叹了口气,这鱼也没他想象中的那么可怕,在某种意义上,最先妥协并且习惯了的是金自己。

毕竟……家里只有自己一个人,说不孤单,那都是骗人的。











金想他大概是真的和大海八字不合。

一边在水里扑腾一边想要求救,却因为小腿抽筋的疼痛什么都喊不出来,突然翻腾的海浪直接淹没了金的脑袋,他只来得及憋一口气就整个人沉进海水里。

——早知道就真该听从那条鱼的阻拦,不来参加什么海游大赛的。

沿海地区的孩子们都喜欢有事没事去海里游个泳之类的,金和他的同学们也不例外,只是他们谁都没想到海面上瞬息万变,前一秒还平静无比,后一秒就突发大浪,然后金就中了招。

撑住!一定会有人来救我的!

金死死闭着眼睛,刚才他被海浪卷走之前确实看到紫堂惊恐的眼神,依紫堂的性格绝不会弃他不管的,所以金现在只需要等待。

不似海面的喧嚣,金的耳朵里什么都听不清,他只能屏息去数自己急促的心跳声,然后随着节拍一点点的吐气。

快点……再快点……

金其实自己都没什么太大把握,但是求生欲迫使他整个人肌肉紧绷,依旧不肯放弃。

……快点,来救救我吧……

谁都行啊,快点救救我吧!!!

缺氧开始导致意识模糊,金不自觉地睁开了眼睛,漆黑一片里,他似乎看到了什么银白色的东西,而在他反应过来那是一条鱼尾巴之前,他的两颊就已经被什么东西托住,然后掰了过去。

“……?!……”

柔软的嘴唇紧紧相贴,空气被一点点渡入干涸的肺中。

那是一张棱角分明的脸,雪白的肌肤、高挺的鼻梁,还有一双深沉紫色的眼睛——它们注视着金,眼中甚至还有一丝的无奈和庆幸。银白色的长发散在水里,将两人的视线时而阻隔开,但即使如此金还是看清了——脸很帅气,五官精致,而且嘴唇也薄而柔软。

再加上视线角落里那条长长的鱼尾巴。


这条是真的人鱼。








安徒生先生,我错了。
金在失去意识前,发自内心的忏悔。
我们这块地区的人鱼应该和你那边的是一个品种的。

………大概是我家那条变异了吧。










接着金就被什么湿漉漉的东西给打脸打醒了。

他一睁眼,就看到那个残念的鱼头正对着自己,一对死鱼眼里明晃晃的写着“笨蛋”二字——别问金怎么看懂的,相处久了,就算金不想知道也会知道。

“……………”

金憋了一喉咙的海水,愣是不敢对着鱼头咳出来。

什么??刚才帅气十足的人鱼呢?怎么回事我刚才是在做梦?

好在对方也没打算和金维持这个大眼瞪小眼的现状,他确认金安全无误后,就起身走到了一旁,认真拿起了折叠在海滩上的长裤……

“咳咳咳咳!”

原来你脱裤子了?!诶不对啊你脱裤子干嘛???还有你没穿裤子就在我边上盯着我这个画面怎么越想越诡异?!

金陷入了沉思,在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,穿好裤子的诡异人鱼已经不见踪影,倒是叫来大人的紫堂发现了傻坐在海滩上的金,立马冲了过来询问身体状况。

“嗯……我没事……”

金有点恍惚的摇摇头。

“大概……除了脑子,哪都没事……”

不过他需要的不是医院。金默默想道,他需要的是立刻回家,问清楚那条变异人鱼为什么会出现在自己身边……

………还有他为什么要脱裤子?









“我想我们需要好好谈谈。”

“…………”

“首先,你为什么会盯上我?我是说……你为什么要一天到晚跟着我?”

莫名其妙长出手了的鱼先生坐在金的对面,依旧一言不发,和那双死鱼眼对视

“…………”

“………那好我换个话题。你是不是我当时救的那条鱼?”

点头。

“那你变成现在这个模样是因为我?”

鱼先生犹豫了一下,又点点头。
金觉得自己的脑袋更疼了。

“今天……是你救了我?”

“…………”

“…………喂你刚刚一定又想说我笨蛋了是不是!别以为你挪开视线我就搞不清你在想什么!”

“…………”

“到底是不是啊。”

“…………”

“啊啊啊好烦啊这样的对话根本就不能得出什么结果只是浪费时间嘛!!”

金自暴自弃的耷拉下脑袋,却不想鱼先生轻巧的站了起来,然后伸出手(嗯?话说回来鱼先生的鱼鳍是什么时候变成手的?)握住了金的手,然后半拉半拽的走向门口。

“等……等一下?我们要去哪里?”

金慌张地套上鞋,意料之中的,对方并没有回答他。

“外面还在下雨啊,等,我去拿一下雨伞……呜啊!!”

在金够到放置在玄关处的雨伞前,他就已经被无法抵抗的力量拉出了大门。

“…………”

“…………”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


“所以……你把我拽出来,就为了一起来看海?”

“…………”

金觉得自己的生命值大概快要归零了吧,他现在既不觉得生气也不觉得无错,甚至还有点解脱感。

面前是并不平静的海面,依旧乌云密布的天空,朦胧的丝丝细雨,金眨了眨眼,长叹一口气。

这些画面给不了金的内心一丝波澜,唯一能左右金心情的,只有身边那条和自己保持统一坐姿的变异人鱼。

“我说……朋友。”

死鱼眼看向金。

“虽然我觉得我还是个正常人,没啥神经病,但是你老是这样在我身边晃悠,我总有一天要疯了的。”

“………”

“大哥,其实我一点都不排斥你和我一起住,真的。”

金低下头去扳手指,细数过相处之时对方为自己做的种种小事。

“你每天早上都准时把我给叫醒去上课,帮我准备早餐还有衣服,有时候我做不出来的作业你还会教我……”

“其实我还蛮喜欢和你一起生活的日子。”

“可是啊……我姐姐下个礼拜就要出差回来了,总不能让她发现家里有……”金瞟了一眼那只死鱼眼,又迅速把目光投向海面,“有你这样的生物存在吧……”

“如果你实在不想走我也不逼你……要不你努力努力……把上半身也变成人?或者上半身是人下半身是鱼?”

我家浴缸大概塞得下。

金哆哆嗦嗦的提议,觉得自己的大脑细胞完全不够用,绞尽脑汁能想出来的也只有这么个法子了。

对此,身边的人鱼依旧没有言语回答,而是因为起身,一把抓住金的手臂,把他一起从沙滩上拉得站起来。

“诶?”

两人一前一后向前走去——朝着大海,朝着波澜起伏的海面。

“停!!停一停!!你要回海我不介意!!但是能别拖着我一起回去嘛?!!”

金吓得根本不敢动,但是对方的力气确实不容忽视,就算金把脚插进沙子里也阻挡不住对方向前拉动。

直到海水浸没了两人的腰,鱼先生才停下脚步,金也才能得以安心——只要不是被带回海里,其他怎么样都好。

雨不知不觉已经停了。

金有些惶恐不安地等待对方的下一个举措,他有预感,后面将要发生的事情绝对能影响到自己一生——要么要么是噩梦醒来,要么是噩梦连连。

本来背对着金的鱼先生利落的转身,然后连同两条手臂一起搂住了浑身僵硬的金的腰部。

金吓得忘记了闭上眼,他和鱼对视了半天,然后得出结论——他也不知道对方想要干嘛。

“………唔?!”

鱼头朝自己迫近的画面简直是冲击力十足,金这次反应敏锐了不少,没躲开,但是学会了闭上眼睛。

哇啊啊啊被一条鱼亲了?!!话说这鱼的嘴好软啊怎么会这么软?!这不就跟那次溺水的时候的感觉一模一样吗……嗯?……!!!

金心里咯噔了一下,他突然有种能毁灭三观的猜测,可是他有没有勇气去用双眼面对,只能抖抖索索地僵持在原地,继续惶恐的抿紧嘴巴,期待对方能放过自己。

然后金就听见了一声轻不可闻的笑音。

他小心翼翼地睁开右眼,一点点去看自己面前的“人鱼”——视线里,紫罗兰色的眼睛美得夺人心魄。

诶?……诶???

金瞪大眼睛,不可置信的看向自己面前的这张脸。

乌云散去,阳光穿透云间,撒向男子银色的长发上,让金觉得眼前一片朦胧。

对方已经直起腰,松开了搂住金腰部的手,回视金的目光。

“这样你满意了吧。”

他眨眨眼,说得无奈,声音低沉又平淡,冷得和海水一样,但就是好听。

“快点回去,否则你会着凉的。”

“笨蛋。”



人鱼的承诺,可要比你想象得还贵重。


【END】




人鱼瑞:我的温柔可是很贵的


我就算是死了,被钉死在棺材里,也要用腐朽的声音大声吼出:求求你们给我把安徒生的棺材板按死谢谢!!!!


简单来说就是亲一口瑞鱼就能幻化一部分人型,至于为什么先是腿。我想说是因为我的恶趣味……是因为瑞哥要走去金宝家嘛!总不能上半身是人拖着条鱼尾巴上街咯?!【强词夺理

第二次亲吻以后其实是长出了手,还有一部分的上半身,最后就是完成体啦w

反正我就是想写着玩玩的你们也别太计较(爆笑)

其他作品:作品归档

评论(13)
热度(1661)

翻车鱼D

深海里的翻车鱼
回复随缘,亲友限定
说点废话,嘀嘀咕咕的,不停吐泡泡

每天在海里翻腾
又丧又咸

这里只有吃的、丧话、吃的、自拍(x)

我的主号:小笛

© 翻车鱼D | Powered by LOFTER